追蹤
天真的藍星人
關於部落格
一切都是為了「愛」!
  • 5055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死亡與復活(下)

為何民進黨會淪落至此?
 
一方面如前面提到的,國民黨因為其保守且迂腐的性格,使其有事權專一、一致且組織的接班人產生順序,雖然說馬英九亦是以鬥爭方式上台,但其領導核心的決定方式確實較民主性格、凡事論辯的民進黨來的乾脆及簡單多了。然則民進黨與國民黨代表不同的意識型態及政黨文化,沒有誰較好的問題,但是今日民進黨的接班人問題,在事實上是造成今日民進黨內鬥日漸加劇的近因之一,接班人問題自阿扁總統連任第二次成功後,就與阿扁光芒下挫的問題一同浮出檯面,阿扁的明星氣質使民進黨有核心的錯覺,現實的狀況是造成民進黨接班人的培養遲緩,雖然阿扁十分的年青,但他的黨內外民進黨唯一政治超人氣的特質,使民進黨的黨組織架空同時喪失其功能,而且懈責。另外一個影響是造成民進黨的交班世代遲緩,這與前一個問題是互為表裡,另一方面,民進黨由於利益的擺不平,使接班人問題不僅阿扁搞不定,反倒回過頭來吞噬所謂的四大天王,但現實的狀況卻是四個可能的失敗者的競逐而已!
 
民進黨的過去會讓泛綠的民眾相挺,乃是源自於民進黨的「犧牲精神」。
甚至從更根本的政治意識的分野,所謂的泛綠、泛藍的區分,不應只是民進黨、泛國民黨的政黨色彩區分,源自於更基礎的不同是,泛綠是改革派,泛藍是保守甚至是反動派。

凡是追求公義的、致力社會公平者,不可能會容忍自己的政黨、投票傾向絕不會倒向泛藍。
反之,希望自黨國得到利益,擁護中華民國體制、私利遠大於公益的傾向則非泛藍莫屬。
講簡單點泛綠代表改革,泛藍則是既得利益的保守者。
這種自然也不過的分野事實上也就是今天台灣認同及本土認同、中國認同的最大分野,而所謂的民進黨也源自於這種內在的分野,而這種分類的方式乃是來自過去對抗國民黨這個最大公約數上,也就是所謂的「黨外」,黨外也是今日民進黨一切問題的源頭。
 
今天民進黨失去的是什麼?
就是那種神聖的失落感
 
但這種神聖的失落感,又所為何來?
在這邊先講個小故事,在十五世紀的義大利佛羅倫斯,除了李奧那多‧達文西、馬基維利、羅倫佐‧麥第錫等諸多耀眼的文、藝、政人才外,但花都佛羅倫斯也不乏狂熱的宗教份子,他就是妖僧沙弗那蘿拉(Girolamo Savonarola ),在「豪華的」羅倫佐‧麥第錫去世後,藉由外交的節節敗退、經濟的失利,加上宗教的力量,讓佛羅倫斯從「花都」瞬間變成晃如大型修道院似的靜謐都市,藝術家紛紛外移,居民也深陷宗教思想審查所苦,但因為沙弗那蘿拉押寶當時的法王路易十二,恃之以建立神權政體,一時沙弗那蘿拉達到了人生的高點,對內他的宗教思想審查無人敢過問,對外他的外交預言一再的兌現,似乎他就是佛羅倫斯的救世主。
但沙弗那蘿拉的天下僅僅六年而已,首先是外交上的措敗,法王並非如沙氏所料希望稱霸義大利,希望狐假虎威的沙氏頓失依靠,再來是教皇國的不滿使沙氏失去了教籍,當時的亞歷山大六世教皇因為沙氏倒向法國開革了他的教籍,但最重大的一次失腳係在一次於對立的教派對抗,沙氏的弟子與對立的聖方濟教派會士對賭(沙氏屬多明尼加教派),要以「火之裁判」的教會試煉方式來證明自己的信仰虔誠。(當時的教會有多種十分不可思議的宗教判決方式,火之裁判是受審者要赤腳過火的儀式,沒受傷者獲勝)不料沙弗那蘿拉與其弟子只是口頭上說敢於面對試煉,但私下卻以推託的方式想迴避試煉,最後被人民所唾棄。沙弗那蘿拉被下獄,最終要被判處吊刑,原本民眾還在想說沙氏法力通天,一定能夠自救,不然在上刑台前也能說什麼金玉良言,一旦如此,因為當時的教會神聖性已日漸降低,人民對於教士的信仰也已可理解其中或多或少帶有政治性,故沙氏罪不及死,當時的佛羅倫斯人民是如此思考的,但是沙氏步上刑台始終一聲不吭,最後也僅是求饒的語句迴蕩在刑場,最後他被吊死了,然後屍骨還被焚燒後丟入亞諾爾河裡。
 
民進黨今天自食的惡果就如同這個妖僧一樣,當然民進黨在成立之初也不盡然都是如斯之徒,但一如基督教的成立一樣,如果當初耶穌基督沒有上十字架,他在最後的禱告,在客西馬尼園的禱告裡沒有說:「主啊!不要照我的意思行,一切都照祢的意思行。」(摘自使徒行傳,耶穌上十字架前最終禱告的內容),基督教能有今日的規模嗎?
 
回到民進黨,民進黨過去應許了很多,之所以人民自然會跟隨,是因為民進黨一步一步的在實行支持者的理想,兌現他們的政見,一如他們過去用生命用自由換來的一切,理所當然的,他們也該保護這一切,然則今日的民進黨變了,變的陌生不再讓我們感動時,自然紛爭就多了,大家自以為義,再加上民進黨草創時期的黨外多元意見性格,自然造成民進黨的鬥爭根源,因為民進黨就從來不是一個一元單一的政黨,過去民進黨代表的是所有的黨外力量,經過多次的意見辯論,從民進黨出走的意識團體之繁雜就充份的代表民進黨內原先因與國民黨對立的黨外性格,只要反國民黨就是黨外,但在解嚴後,國民黨的弱化甚至到兩千年的政黨輪替讓「敵人」消失了,自此民進黨的分裂與內鬥就是不可避免的。
 
如果今天民進黨要圖再興,再怎麼切割也是沒有用處的,切割別人表示自己清白只是讓人看破民進黨的不和及內鬥個性而已,最根本的是尋回黨的核心價值,進一步是鞏固黨組織與執政者的連繫,在剩下兩年不到的中央執政任期內,做出點讓人民早已忘卻的「感動」,以實際的行動來搶回「本土」的大旗,如斯,民進黨才有讓選民支持的價值。
 
民進黨今天的發展,已屆破產重整的階段了,黨內大頭各自盤算,派系名為解散,但等待的是再次的整合。
所有宗教的壯大過程都是一樣的,一個偉大宗教的傳布必然伴隨著重大的奇蹟與延續該宗教繼續傳布的動能,佛教因為佛陀的神通及打破階級的教義長傳不輟,回教從社會均貧的困境借由一體主義而擴及整個阿拉伯文明圈甚至向外開拓影響力,而基督教則因復生的奇蹟而使犧牲精神得到了實踐的源頭。
今日的民進黨也如同面臨如此的災禍一般,但回顧一路走來民進黨所憑藉的精神,帶給台灣人民的,不正是對公義的期望、奮不顧身的犧牲精神,不就是如斯簡單的要求嗎?
 
中國人講:「置之死地而後生。」韓信的「背水一戰」,都是在陳述一樣的道理,在全盤皆輸的情況下,民進黨更有重行建立核心的機會,也就是只要可以轉化為經濟學家熊彼得講的:「創造性破壞」時,死亡伴隨來的「復活」效應,將是本土派重生的希望,唯民進黨人能有所體會,當前的爭,不過是黨內的勝負,唯有回歸過去的犧牲精神的建立,才是民進黨救危圖窮的不二法門。
 
後記:民進黨最終選擇利用解散派系代替實質的政黨反省,近來更因為陳總統的聲勢不斷下滑有切割陳總統要開革其黨籍之議,似乎表示民進黨還是不了解問題之所在,哀之、嘆之。也許兩千零八我應該還是會打自己耳光投民進黨,只是這樣的輪迴台灣人民還要忍多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