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天真的藍星人
關於部落格
一切都是為了「愛」!
  • 5055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美國越戰時期的政治發展-從艾森豪到尼克森

美國越戰時期的政治發展 越戰時期美國的政治發展,事實上第一個面對的問題是越戰的起迄點問題,事實上越戰的發生應視為二次大戰後殖民國與被殖民國的主權獨立戰爭,是故如果以此為基點來看,越戰甚或可以上推至1945年,日軍戰敗退出越南時,法軍與越南獨立運動的鬥爭,也就是1946年開始,事實上的越戰就開始了,美軍的參與是在1954年,法軍在其最後據點奠邊府一役失利後,正式請美軍加入戰局開始,至1972年美軍與越軍協商徹出越南戰場為止,是為本文要探討的時點。(1954-1972) 美國的中央政府體制乃採總統制,是故在討論美國的政治運作時,以總統做為一個界定的標準是個不錯的觀點,美國的總統代表的不僅是個人特質的展現同時也兼具了時代或選民的特質。 越戰不是一個單純的區域性戰爭,它牽涉到的是多面向性的,不僅是共產與民主意識之間的戰爭,同時也是美國多元主義的起點,代表強弱階級意識還有宗主國與被殖民國之間的鬥爭,但最終它的呈現是以二次戰後美國對共產主義的防堵做為基點,這段期間的美國政治事實上也是廣泛的牽涉到美國對外政策的展現。 右圖是民主黨與民主黨的象徵:共和象與民主驢 1954-1969間的美國政府分由民主共和兩黨輪流執政: Eisenhower 1953-1961 Kennedy 1961-1963 Johnson 1963-1969 Nixon 1969-1974 美國在二次大戰戰後,除因二次大戰對法西斯諸國仇恨而生的短暫情誼,而有的共產、民主蜜月合作期外,隨即面臨的是共產全面赤化世界的威脅,歐洲、東亞、拉丁美洲、非洲接連面臨強大的武力與革命威脅,開始接連在世界各地的美蘇直接政治衝突或代理人戰爭,是故美國在越戰前直接面臨到的是不停在世界各地爆發的共產革命與政權掠奪,美國本土也因此產生非理性的自清行動,在這種內憂外患下,美國在直接參與越戰前夕接連由數位領袖入主白宮,分別是艾森豪、甘迺迪、詹森,最後是尼克森。 艾森豪之前的杜魯門總統面臨的是如前所述,積極威脅到自由世界的共產主義陰影,是故在杜魯門的外交策略上,他積極對抗並防堵共產主義流竄,於各國家扶植親美政權或民主政權,以提供物資援助或軍力交流的方式阻止各自由世界國家根絕共產主義擴散,但也因此杜魯門主義的原則下,美國為對抗共產主義所採行的嚴格手段,亦使國家發展與法治等美國立國原則蒙上陰影,最典型的代表即麥卡錫主義的盛行,因為共產主義的革命手段乃採非組織性的游擊手法,以及心理戰還有蠱惑性的思想言論,是故對美國而言,共產主義的滋生對主張言論自由的美國,也是頗為頭痛的「看不見的敵人」,麥卡錫主義也即是這種焦慮的呈現,之後的艾森豪總統便是這種思想下的反動產物。 右圖為約瑟夫‧麥卡錫議員,提出麥卡錫主義核心概念的議員。 麥卡錫主義是民主美國的一大諷刺,也是冷戰時期的特殊產物,象徵美國對己民主制度的不安與恐慌。 自艾森豪總統開始,因1954年法軍在奠邊府一役敗局已定,加上法國第四共和政局動亂,故法軍促請美軍界入越南戰事,自此美國的「越戰」才剛開始。在艾森豪以降的數位總統面對的都是內憂外患的情況下,分別都提出各自的願景計劃: 新展望(New Look)-強調自由民主的普世精神 新疆界(New Frontier)-提供社福以求社會公平消弭族群不平等追求平權 大社會(Great Society)-利用大量國家的總體資源以消弭一切不平等 這些措施間接的形成了今日我們看到的美國形象,而不僅只是一般越戰後反動的社會運動。 歷任總統、政治情勢: 1.艾森豪總統
右圖為艾森豪‧威爾總統(1890-1969,美第三十四任總統1953-1961年在位),他不僅是位總統,更是二戰的英雄人物、五星上將,擔任美軍在歐陸的最高統帥。 1953年,杜魯門總統任滿八年,民主黨也將近20年的獨霸總統,但因之前所提的背景加上人民渴望戰爭英雄以面對日趨嚴重的美蘇對立還有對共戰爭,艾森豪輕易的以442-89票贏得白宮寶座。 艾氏在期任內的內政事務: 艾森豪上臺後面臨的是一個分裂的國家,國家在動亂邊緣,內部因為麥卡錫主義而人人自危,階級對立問題在共產主義的檢視下慢慢浮現。是故艾森豪的任務是,終結這種猜忌以及整和國家。 a.終止麥卡錫主義:艾森豪任內,共和黨並未完全掌握國會多數,加上麥卡錫參議員挾強大輿論壓力,艾森豪並不攘其鋒,而是採行讓麥卡錫自曝其短的方式讓公眾對其言論不信任後再推行法案,將政局導向理性問政的時局,使美國再度走上法治的路途並開明化政府舉措以博得民心。這種舉措間接影響到甘迺迪的開明行政。 b.統和國家:艾森豪上臺時,美國已處於分裂邊緣,艾森豪以其軍旅名人身份出掌美國總統,艾森豪極其強調國家統和的概念,雖與之前之杜魯門極其相似,但他講求的是法治有組織的統和國家與內在階級,最終將一個完整的「美國」交予後任的甘迺迪。 一般說來,艾森豪不算個強勢總統,雖然當初他當選的得票算是壓倒性勝利,他的定位也不若之後的甘迺迪甚或詹森那般的個人主義至上且具個人魅力,他極力主張的「新展望」計劃事實上也沒有像他所言的那麼平等,但艾森豪的貢獻在於對後來的甘迺迪等總統建立了一個完整的「國家」,一個平等發展的前提與機會,同時清掃了美國境內不安定的因子,使後任的甘迺迪有能力對自由民權、族群平權有大展身手的機會。 艾森豪的對外政策: 左圖為建議艾森豪繼續圍堵策略的Dulles國務卿 艾森豪面對的是剛自韓戰抽身的美國政府,但共產勢力依然強大,是故艾森豪依其國務卿Dulles的建議,循前任總統杜魯門之政策仍以圍堵策略為主,但不同的是其堅持「和平是唯一的選擇」。 再者,因為艾森豪主張延續杜魯門主義,是故他也具體提出圍堵的背景理論--骨牌理論(Domino Theory)即美國為何要圍堵共產主義,一方面是為維持友幫信任與實力,另一方面是因為共黨革命具複製性與感染性,是故對共黨革命如不加以防堵,最終會引發連鎖效應,所以美國對於共黨具有威脅或已發生動亂的地區,必要時定不會袖手旁觀,甚或可以加以出兵制止。 在艾森豪讓上面臨的第一個重大的外交抉擇即是越戰參戰問題; 越南戰爭原是法國的問題;其年表如下:(底下的年表因篇幅一次把越戰相關年表全列入) 一九四五年九月二日胡志明宣佈獨立 一九四六年九月十九法越戰爭爆發 一九五四年五月奠邊府法軍向越盟投降 一九五四年七月廿一日簽署日內瓦協定 一九五五年十月廿六日越南共和國成立 一九六三年十一日一日西貢發生政變 一九六四年八月三日發生東京灣事件   一九六九年七月廿五日尼克森實施越戰越南化政策 一九七三年一月廿七日簽署巴黎和約 一九七五年四月卅日越南淪亡 艾森豪事實上並未挑起越戰,原因之一是因為即便法國要求協助,但依據1954年日內瓦協議,中南半島劃分為寮國、柬埔寨、越南等國,越南實已取得獨立國家的地位,是故艾森豪在此階段,乃採美國在他獨立國家防堵共黨勢力的原則,不積極界入,但扶植親美政權並提供軍事合作或軍事物資的方式,暗地裡與共黨勢力對抗,這也是為何美國越戰並未在1954年底便爆發的理由。 在越南之外,中東地區的問題也是讓艾森豪困擾的地方,首先是伊朗問題,伊朗自二次大戰後便落入伊斯蘭激進組織的手中,是故艾森豪採取扶助伊朗親美王室巴肋維國王建立親美政權的方式,有效的穩定美國在伊朗的石油利益,直到十幾年後的雷根總統才發生問題。 中東的另一側,則是有以阿的歷史性紛爭,戰後由英美政權扶助的以色列國,為求生存不惜與阿拉伯諸國一戰,然而從背後的因素而言,以色列事實上握有美國部分的經濟大權,是故美國的支持以色列是有利益上的牽扯存在,但最嚴重的是以埃之間的紛爭,甚或影響到蘇伊士運河的營運,但在以色列堅決的抗戰意識下,艾森豪政府事實上僅在物資援助上插手,以對抗向蘇聯靠攏的阿拉伯諸國。 但艾森豪任上最大的外交困境是為了對抗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n)而成立的華沙公約組織(Warsaw Pact),華沙公約組織的出現,代表東歐全面落入鐵幕(邱吉爾語)的一個階段性歷程,也象徵冷戰在歐洲的序幕(正式開始在甘迺迪任內的柏林危機)。 艾森豪任內,共產主義烽火不斷,甚或燒到美國的後院與內庭-拉丁美洲以及加勒比海各國,艾森豪為解決這個問題,特別研擬出過去美國對拉美各國的政治對策失策之所在: 1.美國未能使拉美各國了解美國立場與作法 2.未能適當援助拉美各國,至使共產坐大 3.美國最大的問題,在於未能辨識拉美各國國情是為民主或獨裁趨向 所以在面對問題後,艾森豪援引歐洲經驗(馬歇爾計劃)大量援助拉美各國,但這也留下弊病,美國以自己的眼光去判斷該國是否需要援助,但沒有看到民心之所趨,這也造成古巴後來的革命。也預示了美國在越南的未來。 2.甘迺迪總統
左圖為約翰‧甘迺迪總統(1917-1963,美第三十五任總統1961-1963年在任),美國最富傳奇性的總統,以僅44歲之姿入主白宮,但為時僅兩年就被暗殺,但任內提供美國夢的基礎與致力種族平等,是美國黃金時代的英雄及政治領袖。 1961年,甘迺迪與共和黨候選人尼克森對壘,尼克森受艾森豪任期最後的經濟政策失誤以及甘迺迪個人魅力,還有選舉後期,甘迺迪宣示支持黑人民權運動等影響,甘迺迪險勝尼克森入主白宮。 甘迺迪總統任內的內政事務: 甘迺迪上任得到的是艾森豪經營八年,統合且開放的美國,國內沒有共產陰影,政府運作也越趨透明,但美國國內卻因經濟發展產生另一種「分裂」,也就是貧富的差距。 所以甘迺迪一上臺便宣示延續小羅斯福的新政跟杜魯門的公平政策,力求以社福消弭各人種間的差異,即為新疆界政策的概念,其手段包括:擴大公共支出、就業平等、社福支出、聯邦教育法案(Federal aid to Education Bill)等等。 同時甘迺迪也宣示全面支持當時在美國南方方興未艾的黑人民權運動,其與馬丁‧路德‧金恩的談話,即使至今日也尚為美國人所稱許並深深懷念,因為甘迺迪言語及實質上的幫助,黑人民權運動漸漸推廣到全國,各州甚至開始明訂禁止變相歧視黑人與族群混同的法案。推廣黑人民權運動的一個附加品是民權運動的產生,在甘迺迪之前的美國,空有民主立國的口號,但在制度上、法制運作上卻充滿黑暗,當時因為黑人平權運動的產生,開始有巡迴全國的民權律師到各州為黑人以及弱勢者代言,這種精神也流傳到後代,成為甘迺迪任期為美國民眾懷念的主要理由之一,因為甘迺迪的治世象徵一個美好的時代,一個追求公平跟正義的時代,打擊強權的年代。 甘迺迪任上的另一個重要事務是力求打破前任總統艾森豪於臨別贈言所談到影響美國至深的問題:軍事工業附合體。也可以將其視為是一種大企業的壟斷,因為甘迺迪力求依循羅斯福與杜魯門的社會公平,所以甘迺迪任上十分努力執省反拖辣斯官司,反對過度擴張的公司聯合壟斷的現象發生。 但很可惜的是,甘迺迪的美夢在他還未完全付諸行動就告吹,原因是因為他於1963年11月22日於德州達拉斯市的競選巡迴之旅中遭刺殺,享年50歲。 甘迺迪總統的外交事務: 甘迺迪任上主要面對到的是幾個重大的外交事件,也象徵美蘇衝突由熱戰轉向冷戰的過程。 a.古巴問題 b.柏林問題 c.由古巴問題衍生出的核武危機 a.古巴危機
右圖是古巴強人卡斯楚,他也是讓美國吃到苦頭的少數共產強人 甘迺迪任上第一個面臨的是古巴強人卡斯楚投向蘇聯的事實,這無異是在美國的後院插了一把刀,所以在1961年,甘迺迪聽信美國中情局的報告準備採取過往美國扶助反共產勢力的親美勢力,於是派兵前往古巴豬玀灣(Bay of Pigs)預備推翻卡斯楚政權,不料誤判情資,引發古巴排美運動,及卡斯楚強烈還擊,美國顏面盡失。造成日後的古巴危機。 1962年10月22日,甘迺迪於公開談話上宣稱發現在古巴有中長程彈頭,下令美國三軍戒備並採行封鎖政策(Block),據信這是卡斯楚面對美國日以繼夜的顛覆行動下的自保行為,美國取得美洲國家組織的全票同意後,對古巴施行經濟封鎖與以戰逼和的行動,美蘇戰局升高,後來因雙方私下退讓的協商,古巴危機終告一段落,但也使美蘇深刻體會到互信與戰管的重要,是故該事件後,美蘇即於雙方最高領袖間建立日後有名的「熱線」電話,以求雙方有立即的互信溝通,再者雙方也建立軍事參訪與軍事互信機制,也就是透過交流以了解對方的底細,以求不妄動,後者是即便遭攻擊,也要尋求查證的管道才予以還擊或後續動作,美蘇逐漸從熱戰走向冷戰。 b.柏林危機 1961年,甘迺迪剛上台,而之前蘇聯領導人史達林剛過世,由赫魯雪夫上台,赫魯雪夫見甘迺迪年輕可欺,要求甘迺迪將美軍撤出西柏林,由蘇聯全面接管柏林市,甘迺迪嚴詞拒絕,赫魯雪夫下令封鎖西柏林市的一切交通,而美國則以大量空運方式援助西柏林加以對抗,該年6月赫魯雪夫下令建築後世聞名的柏林圍牆,將東柏林與西柏林隔絕,此一像徵冷戰的開始。 c.核武危機 古巴危機後,美蘇皆確認到核武的相互對立,最終有一天可能升高為全面熱核戰爭,對雙方都無益,是故除建立軍事互信、熱線外,雙方更於1963年9月牽署核武禁試條約,慢慢的將核武封閉在具有自制力的強權手上,避免核武無限制的擴散。 同時在武力相互對抗的過程中,甘迺迪也有採行之外的拉攏方式,也就是以派出和平使團(peace corp)而非以往用物資援助、兵力派駐、金錢援助的方式來消弭共產主義滋生的可能,也就是以文化教育、農耕團、工程隊等方式將美國經驗教予各國,做為一種宣達與友好的方式。 甘迺迪期的外交繼續奉行骨牌理論,但因雙方的衝突已經到達全面戰爭的臨界點,是故雙方由對立走向了解與互信的路途,但事實上雙方仍不時發展區域性的代理人戰爭,越戰便是在這種情況下的產物。 1956年越南奉行日內瓦和約後舉辦第一次大選,但國內卻分裂為北方的胡志明政權與南方的吳廷琰勢力,相互不信任的現象,美國暗自支持親美的吳派勢力,而胡志明後方則是蘇聯跟中共扶助的越共,最終選舉取消,越南共和國正式分裂,1961年柏林危機發生,根據骨牌理論甘迺迪下令將各地的派駐軍力加強,駐越美軍由700人增加為16000人,逐步的走向越戰的路途。 1963年11月22日,甘迺迪總統於總統選舉的巡迴過程中在德州達拉斯遇刺身亡,由副總統詹森宣誓接任。 3.詹森總統 未能克盡大社會計劃之志的詹森總統 詹森副總統在甘迺迪總統遇刺後接任上台,並受民主黨提名再予角逐總統位置,是故其任期為5年(1964-1969),詹森總統算是將美國拖進越戰泥沼的總統,他任內的建樹頗多,但基本方向算是延續之前甘迺迪總統的路線加以落實,並提出更宏大的「大社會」計劃,希望從更基本的階級對立去消弭紛爭。 詹森總統任內的內政事務: 詹森總統延續新疆界的理念,宣示要以更宏觀的方式去消解社會的貧富對立,詹森總統在任職半年後的1964年5月22日提出了「大社會」計劃,便是要以消除美國地域差距,延續之前的「新疆界」概念,徹底的解決國家內部由貧富不均造成的對立與動亂根源,以達成「實質」的統一。 其具體做法如下: a.消滅貧窮:詹森總統的大社會計劃明確的以「無條件與貧窮作戰」為口號,設立了經濟機會局(Office of Economic Opportunity)並提出經濟機會法案,力圖提供一個平等的競爭機會,給予弱勢教育、生存的機會,並特別針對文盲、失業、疾病者加以照顧。再來是推動「為美自願服務計劃」(Volunteers in Service to America-VTSTA)積極鼓勵大學生下鄉服務社區,並了解社會弱勢改善貧窮的居民現況。 b.改善教育:除了從社福角度去改善問題,詹森總統亦自教育著手,教育程度的提升一部份來自於蘇聯外太空計劃的超前,之前於甘迺迪總統任內便積極作為的航太計劃,有賴高等教育與一般平民教育的提升。是故大社會計劃針對的主要在技職教育;如職業隊的設立,提供學生兩年的職訓以提高基礎製造業的技術水平,還有提出「起步教育計劃」,此計劃在針對低收入戶學生學齡前學童,給予其教育的機會,讓其有平等的起步,詹森更於1965年4月進一步的提出「中小學教育法」與「高等教育法」授與法源規範基礎教育與高等教育應受國家保障與補助之法源,尤其是後者,更提供高等教育獎學金的合法管道。 c.社區再造 承襲民主黨的公平政策,由經濟機會局提出的「社區行動計劃」是很有別於一般公家單位所辦的政策,它力求各社區應有自力救濟的能力去與大企業或者不法的壟斷集團對抗,所以此計劃教導社區民眾如何的組織、求助並且抗爭。以達成社區團結的方式。 詹森總統任內推行很多法案,皆是以平權立場去推動的,自然跟甘迺迪一樣推動起來得罪很多既得利益者;再者詹森的計劃眾多,講的輕鬆但施行起來卻困難重重而且預算不足的問題一直困擾著詹森總統,同時國會亦不完全支持,最後其政策帶來的學術自由最終竟變成反省美國政府甚或反對政府決策的施行者,這是詹森總統始料未及的,終於1969年大選敗給Nixon,結束民主黨八年的執政。 詹森總統的外交事務: 詹森總統任內延續艾森豪與甘迺迪路線,對外奉行骨牌理論,是故面臨到越南問題,便成為其任內最大的挑戰。依據骨牌理論,美國是非戰不可,但詹森總統在冷戰的默契下,並沒有主動求戰的意志。美國界入越戰可說是兩難之下的妥協政策。同時也默示著美國扶持親美政權卻不求真實民主制移植的弊端.. 轉捩點在1963年11月,南越領導人吳廷琰遭不滿其貪污統治之軍官刺殺,隨即北越侵入南越邊境,詹森總統面對的是三個方案: a.依據骨牌理論,美國放棄南越,承認失敗,同時造成圍堵失效。 b.有限度的投入兵力,或打一場區域戰爭或有限度的代理戰爭。 c.美軍參戰。以維持其民主國共主地位。 在面臨這種情況下,詹森總統考量是骨牌理論的維持,如果採行一案,那後果必定是由中南半島到印度甚或東南亞的全面赤化,美國不能擔負這個風險,再者美國不能放棄其民主國共主的地位,當時泰國亦向美國求援,因其北方有泰共盤拒,最後一點,美軍若不參戰,代表過去美軍投入的時間物力全部拱手讓人,美國不可能做這樣的選擇,同時撤兵也不代表解決問題,但這還不足以說服詹森總統出兵。 最後的關鍵在1964年8月2日與4日,北越涉嫌以魚雷攻擊美軍船艦,之後詹森總統發文國會,要求認可下令還擊北越,越戰正式擴大。 詹森總統參與越戰基本上功過難以定論,但可以見到的是,當時他的選擇並不多,第一,他的時間不多,是否給他可以思考的時間事實上不充裕,第二,美軍是因為突發事件所以導致最後參戰的結果,將這個結果算在詹森總統身上並不公平,但詹森總統無法連任,則很明確的可以確知是越戰的因素,越戰後期,反戰聲浪越趨升高,加上越戰遲遲無法結束,事實上這場戰爭已遠遠大於美國所能負擔的,但這種結果也是當初胡志明所最希望的結果之一。 4.詹森、尼克森到越戰結束 本文的重點在越戰期間美國的政治發展,所以這裡並不討論到尼克森遭彈劾那一段,尼克森基本上可以贏詹森主要在於當時的時勢顯著的對詹森不友善,而尼克森也是歷任總統以來,少數不那麼主張骨牌理論的總統,為了美國的長遠利益,尼克森的思想中心甚或認為可以與最大的敵人之外的敵人建交,這一點反映在他任內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的行為上。 尼克森結束越戰,一方面是靈活運用外交折衝的結果,他任內甚或推動戰事縮小的作法,有個專有名稱「越南化」便是形容這種縮減戰事規模的做法,尼克森會結束越戰基本上是履行他的選舉政見,順著當時的反戰浪潮,尼克森方打敗了詹森,是故他在1972年將兵力由53萬人縮減到兩萬多人,南越獨力難支,最終由北越統一了南越,越戰於1975年結束,結束了美國人長達十幾年的惡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