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天真的藍星人
關於部落格
一切都是為了「愛」!
  • 5045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政治教育的必要性及途徑

一般談到教育,往往著重在「德、智、體、群、美」五育上面, 這是傳統式教育所著重的,但這看似平凡無奇的教育方針與目標上,就隱含著今日我國政治上動亂的根源。 一般說來,我國的教育著重智育上,而所謂的五育者,事實上並未教導人民如何爭取自身權益,而是消極的要求個人成為制度中的"人",要人配合制度,而不是以人為出發點的教育思考。 先不談國家主權還有忠誠教育的部分,一個人民如何要能成為「公民」?並不是會投投票、被動的參與政治活動就算「公民」。在古希臘時代,所謂的「國民」與「公民」就已劃分為不同的概念,國民是全稱名詞,但是國民不一定會是公民,出生在該國的人是國民、歸化該國的也是國民;但公民指的是可以、且能夠參與政治活動的人們,國民可說是形式上的區分,公民的本身來自質的區分,公民的產生必須端賴教育,尤其是政治社會化過程中的政治教育了。 政治社會化,係指「文化傳遞」與「個人學習」:前者代表培養及訓練一個政治文化的產生,政治文化即一個社會的政治運作模式及公民對政治的素養,後者係指個人取得政治行為定向及其行為模式的發展過程。政治教育是政治社會化裡一個重要因素,也可說是政治運行上可掌握的重要因素,由國家教育及政黨提供的政策論辯及政策推廣,可有效的使政治社會化的效能大大的提升。 亞里斯多德說:「人類是政治的動物。」意味人類生活及社會與政治的不可切割性。但在台灣,政治是一種隱諱的事務,因為過去戒嚴及威權統治的關係,學校不教、家庭不談、政治社會化的過程付之闕如,政治是不可碰,也碰不得的東西。不需要談到什麼高深的政治學理,光談到我國的政體是什麼?選舉制度怎運作?還是更切身的: 回想一下,我們之中有多少人第一次去投票不是自行摸索的? 有多少人在吵政治議題或看政論八卦節目時,才知道我們國家的制度何其落後?或其中弊端重重?政治人物的品格操守? 這些都直接反映到我國的政治環境,因為「不關心」而使政治人物可以亂來,因為「無從關心所以有無力感」,反映出來的就是不想參與及低投票率,更可悲的是還有學者認為這才是民主國家的表現!哀哉,民主國可以低投票率,那是因為他們沒有迫切的敵國!但這種可笑的言論竟可以被接受為不去投票的理由,「政治現況的觀察力低落」,也是政治社會化低落的表徵之一!人民缺乏成為參與國家事務--「公民」的機會及能力,這是政府責無旁貸的。 由於過去黨國戒嚴的關係,台灣的政治社會化,是透過家庭做為最大的傳遞媒介,也就是自己的家庭的政治信仰將左右十之八九的政治認識及政治思考,但一個充分發展的多元社會,政治教育管道不僅該是多元,同時更是該做為確立公民資格的必要手段。也就是說,政治教育不僅是一個家庭教育的一環、學校教育、同儕分享、媒體傳播、政黨政治、公民參與決策,都必須提供一定的教育責任。 但國家義務教育可以在這個點上提供大部分的基礎教育, 透過公民與道德課程的落實,國家體制、法律規定、政府運作等名詞教育可做為一部分的政治教育途徑,但更重要的是日常的周會及班級幹部選舉,唯有透過這種機會教育,民主政治內部的選舉運作、投開票、多數決原則才有實踐的可能。 政黨更是一個成年人政治教育的絕佳機會,一個有執政企圖的政黨,對政治教育更應該負起吸引群眾的責任,無論是提出政策藍圖、政策辯論會、參與政論節目提倡政黨理念,都是另一種變相的政治教育,政黨不該只是在選舉到來時才對選民做思想教育,這種紮根的工作,應該是平時就該做到的。 最後,為何政治教育是必要的 ? 因為,政治教育做的好,人民由單純的被治者變成參與政治的公民,有能力駕馭政治事務及理解政治運作,公民參與才有可能落實,如此一來才可能產生成熟的政黨政治及政治文化,人民不只是被動參與政治,經過教育,人民對政治參與的內容、政體、政治名詞、政策辯論等事務才有能力去接觸及理解,政治不是政客、派閥、利益團體掌握的囊中物,主權在民才有其積極意義,光是人民組成的國家是談不上主權在民及天賦人權的,因為這樣的人民是被人治而無力控制政府,這樣的情況下談論權利無異於緣木求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