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天真的藍星人
關於部落格
一切都是為了「愛」!
  • 5045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飛翔之龍-坂本龍馬傳略一3.土佐 絕望的起點‧新選組的出現(重行更訂版)

土佐‧絕望的起點

1854年,龍馬曾回到土佐,但並未停留很久,就前往外地進行劍術修練,1858回到土佐,遇上武市瑞山(見右圖)組成的土佐勤王黨運動。 武市瑞山也是土佐藩士,但他的家世比較好,他屬於上級鄉士,像龍馬是下級鄉士,後來因為家業的關係前往江戶,與尊皇倒幕的前鋒木戶孝允及久坂玄瑞相交甚深,也影響他後來組織勤王黨的志向。

文久元年(1861)武市瑞山集結土佐藩下士如龍馬、吉村寅太郎、中崗慎太郎等,結成土佐勤王黨,思想奉行尊王論,以勤王攘夷為根本目標,強烈要求土佐藩主山內豐範能反對幕府統治,施行歸政回天皇的大業。 武市瑞山不能看清時勢極力向藩進行請願的下場,便是不得志同時受到藩內大老吉田東洋的打壓,吉田東洋是公武合體派的實力者,同時也是主張富國強兵的改革派,但土佐勤王黨也不能看到這一點,於是土佐勤王黨在1862年決定暗殺開國‧公武合體派大老吉田東洋。 暗殺成功後,土佐勤王黨雖然一時掌握政權,新藩主山內容堂雖屈於勤王黨下,但復仇的意志卻未消滅,土佐勤王黨將觸腳伸出土佐,在京都進行天誅行動,刺殺佐幕派人士,但意想不到的是1864年的「八月十八日」政變,使勤王派退出京都,山內容堂利用這個時機進行整肅,武市瑞山被授命切腹,土佐勤王黨變成泡沫。 土佐勤王黨的悲劇是無知與衝動的綜合體,雖然說明治維新後給予其高評價,但這個評價是建立在其政治正確之上,他們的犧牲不僅是無益的,同時也使土佐藩內的改革落後其他藩國。 龍馬在勤王黨的絕望情況下,加深其脫藩的決心,從此開始他波瀾壯闊的一生。

龍馬在土佐勤王黨的事件中未遇害,主因是土佐勤王黨根本上是藩主山內的一個棋子,同時發展過於激進感到不妥,因而提早退出。龍馬在幕末那個瘋狂的時代,他的卓越之處就在於他的識見極無地域及固著性,同時這樣的思考影響到他在幕府體制下早已開始用「日本」國的概念去看待日本,他深刻的了解日本諸藩的爭論時間越久,對西洋列強的抵抗力就越弱,這也是他日後的行動思考最高指標,一個統一的日本。龍馬這種性格與思考,自然影響了他對土佐勤王黨的觀感,雖然武市瑞山是他的「幼馴染」(同年玩伴),但龍馬對於武市一再唆使他們另一個童年玩伴-「幕末四大人斬的岡田以藏」進行暗殺行動感到反感,是故龍馬與另外較溫和派的同伴如中岡等人最終選擇了脫藩,淡出了土佐勤王黨。

土佐勤王黨的作法是利用恐怖手段,極力以暗殺對公武合體、和宮下嫁支持者,如公卿還是其他藩士的方式,對京都的治安造成了嚴重的危害,一到夜晚幾乎無人敢出門,原本是政治意見的不合竟變成另一種的恐怖統治。而當時雖然說藩主山內容堂是佐幕派,可是武市等激進派認為只要能取得天皇的支持,最好的方式就是殺光反對者,以造成寒蟬效應,是故在土佐時他們暗殺吉田東洋,上京後他們的作法完全一致,更何況他們的手上擁有幕末著名的殺手-岡田以藏。岡田與龍馬、武市等人都不同,他不是武士出身,只是平民身份(不過他有足輕的身份,從父親身上繼承的),他也沒有劍法師承(有從武市瑞山身上學習小野派一刀流,並跟隨武市在桃井春藏的道場學習過鏡心明智流的刀術),但極具劍術天份,可能也因為平民的身份,是故他在組織裡十分賣力。在幕末的記載對岡田的描寫極少,然則他的斬人在當時著實的引起了京都的騷動,他與另外幾個幕末著名的殺手田中新兵衛(薩摩)、河上彥齋(肥後)、中村半次郎(薩摩)十分的不同,記載少,但引起的騷動卻十分的巨大,甚至震驚了‧幕府。

因為岡田以藏的活躍,幕府束手無策,巧合的當時輪值京都的警備任務到具尚武精神的會津藩,而藩主松平容保是個十分具有野心的年青人,是故他下令招募浪人,因為當時的武士已然墮落,這點在黑船事件裡看的很清楚,而他希望運用想要出頭的浪人,進行新血的招募。這不過是個實驗,卻引出了幕末,甚至是整個日本都前所未見的最大劍客集團-「新選組」的出現。

在八一八政變後,尊王派被趕出了京都,但是倉皇逃出京都的武市等人,來不及將岡田撤走,新選組組成的早期功蹟很少,其中一件就是圍捕岡田以藏及取締天誅組之亂,但平心而論,當時的岡田已是甕中之鱉,缺乏後勤支持的他,不過是無助的獵物%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