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天真的藍星人
關於部落格
一切都是為了「愛」!
  • 5045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你想不到的高鐵催生者‧國民黨

1990.07 行政院核定成立高速鐵路工程籌備處(現已改為高鐵局) 1992.06 行政院核定高鐵路線 1995.01 立法院通過高鐵計畫,附帶條件為民間投資40%以上 1996.10 高鐵處公告徵求民間機構以BOT模式參與投資興建高鐵 1997.03 行政院原則同意增設苗栗、彰化、雲林三站 1997.09 甄審委員會評定台灣迥鐵聯盟為最優申請案件申請人 1997.12 高鐵局與台灣高鐵聯盟完成議約 1998.05 台灣高速鐵路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成立 1998.07 交通部與台灣高速鐵路股份有限公司簽訂興建營運、站區開發合約 政府應辦事項備忘錄及合約執行備忘錄 1999.08 政府應辦事項完成協商並作成書面結論 2000.02 台灣高鐵公司與包括交通銀行、台灣銀行等25家聯貸銀行團,正式簽訂聯合授信契約以及三方契約,授信額度為3,233億元。 2000.03 高鐵土建工程各標段陸續完成發包並開工 2000.09 六車站初步設計完成,進行都市設計審議(2001.06陸續完成審議) 2000.12 高鐵核心機電系統合約完成簽約 (摘自高鐵局 高鐵發展計劃歷程) 以上部分,除了「與日本新幹線簽約」的部分,從民間投資案成案、議約討論、簽約、協同集資,都有一個共通點,全部是在「國民黨」政權底下形成決策並付諸實行的。 從1990-2000年是台灣高鐵的籌備期,之中歷任的三任行政院長,不巧,他們都是國民黨籍,分別是 郝柏村(1990-1993) 連戰(1993-1997) 蕭萬長(1997-2000) 從公共行政的過程來看,依照William Dunn的見解,一個政策分析應包含五個模式: 1. 問題認定:比如為什麼要建高鐵? 2. 政策規劃:比如高鐵要如何興建、高鐵的範圍、影響等政策制定 3. 政策合法化:比如高鐵採BOT模式的法源「獎勵民間參與交通建設條例」 4. 政策執行:比如高鐵公司依約建造高速鐵路 5. 政策評估、監測:例如台灣高鐵公司必須依照契約報告工程進度 高鐵因為是採BOT(BUILD、OPERATION、TRANSFER)模式,所以基本上這個政策不是完全由政府獨力完成,而是由官民共同合作而成,同時除第四步驟的「政策執行」是由民間業者單獨負責之外,高鐵工程從政策的立案到建設完成,事實上,這可以說是一個在國民黨政府底下完成百分之百的工程。 除卻工程執行不算,我們可以條列式的指出以下事實: 何故要建高鐵的意見書、高鐵計劃完稿、路線規劃、高鐵處的成立,都是在郝柏村行政院長任內完成的。 高鐵的預算案及相關配套法案,是在1995年國民黨佔多數的國會裡通過的。 公告BOT模式為高鐵興建模式、甄審台灣高鐵公司為最先議約人、完成議約都是在連戰任行政院長時推動進行的。 台灣高速鐵路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成立、簽訂政府應辦事項備忘錄及執行備忘錄並簽訂、協調銀行團聯貸、工程發包等事項則是在蕭萬長行政院長任期內陸續完成的。 高鐵的構思、定案、執行,在前置作業部分來看,我們幾乎可以說100%是由國民黨一手完成的,時至公元兩千年三月二十日由民進黨總統候選人陳水扁先生上任總統一職,政府才轉移予民進黨,由民進黨接手,如果說有弊端,從定案到協同銀行團放款、成立公司、發包這些作業才是弊端的來源啊,進入2000年5月民進黨政府組閣之前,事實上高鐵就已經脫離政府施政的部分,轉由高鐵進行興建的政策執行部分,如果有弊端,那是何人之失職?不就是一手催生的國民黨及全體官僚嗎? 當然站在中肯的角度來看,政府在BOT案中除了協助民間業者具備合理條件執行國家公共建設案之外,尚有監督之職責,但在這部分,政府的責任在於事後驗收及究責的部分,在興建高鐵的過程裡,高鐵依約是業主,然後有責任聘請中立的顧問公司對發包業者進行查核,這部分也不該由今天的民進黨政府插手。 有人也會談到這次政府投入75億官方資金不妥的問題,但問題是這筆資金,如果依約來看,政府的責任在於以下兩點:一.協助集資。二.保障工程資金無虞以確保完成的工程繼續下去的可能。本來BOT的精神除了是官商分擔風險之外,更重要的是政府不是將全部責任推予民間,公共建設特許時間處份完畢後,政府尚需接手繼續經營,是故民間業者願意參與的動機必定來自於有回收利益的可能,所以政府也必須對業者承擔風險及提供優惠保障,資金的撮集就是一個例子;今天民間銀行團既然不願意投資,那資金的來源必然由政府投入,同時這個投入不是無償的,如同之前向25家銀行團聯貸的3233億元新台幣,既然稱為「貸款」,就不是無償的,仍需依約付利息及攤還本金,同樣的例子,政府協同公營企業投入75億元補足資金缺口,一者是為信守與高鐵公司的契約承諾、二者是不得不然的資金來源,民間資金不肯投入這是市場法則,政府只能道德勸說,不可能強迫;三則是公共工程既已接近完成,總投資近4000億元新台幣,基於公益與契約執行,雖有買回機制,政府的考量必須以最大公益為主,是故投入資金乃不得不然的做法,同時也是政府施政上必然的舉措。 當然政策具有延續性,只要是不犯法的,沒有特別事由需要情事變更者,政策不論是換了多少個政權,都應該有其延續性,這就是行政學理上所說的「信賴利益保護原則」還有行政的一貫性,BOT由於其特殊的行政模式,採官民結合的風險分攤及互信互利的合作模式,所以政府的舉措更需要依法行政,同時依約行事,不能因為政黨之私,而有所改變,因為這是全民負擔的苦果。 民進黨政府在這方面的堅持就是,依約行事,同時以全民的最大利益為依歸,所以不能輕言的放棄高鐵的興建,尤其是在全工程完成度已達87.5的這個時候(2005.10),政府集資是與高鐵公司契約裡明文的約定,政府有什麼權利在這個時候放棄這個工程,或者違法不協助集資呢? 一個政府,兩個政黨,兩個不同的作法,民進黨執行過去政策,國民黨生了高鐵卻棄之如敝屣, 在高鐵的案例上,我們看到的是國民黨換了位置便換了腦袋,無視高鐵是他們一手催生的事實,對於這種一點決策理性都沒有的政黨,選民,你還在期待什麼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